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资讯分类
/
/
/
能源消费结构生变 煤炭路在何方?

能源消费结构生变 煤炭路在何方?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06 15:4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未来10年,清洁能源将代替绝大部分的火力发电,成为主要电能。”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发展清洁能源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光伏发电。  

能源消费结构生变 煤炭路在何方?

【概要描述】“未来10年,清洁能源将代替绝大部分的火力发电,成为主要电能。”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发展清洁能源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光伏发电。  

  • 分类:行业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06 15:47
  • 访问量:
  “未来10年,清洁能源将代替绝大部分的火力发电,成为主要电能。”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发展清洁能源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光伏发电。
 
  记者了解到,目前云南、青海等多个省份的清洁能源占比已经越来越大,且有多个省份提出,未来清洁能源消费将实现100%。不过,就在清洁能源崛起的同时,火电企业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在2019年,多家火电企业转让旗下电厂。
 
  另外,根据我国做出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在能源总耗占比中要提升到20%左右的目标,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正在逐步调整。未来,火电的主力地位是否真会被清洁能源代替?煤炭的出路又在哪里?
 
  火电“艰难时刻”
 
  2019年11月13日,国电电力发布公告,同意国电电力作为债权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国电宣威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宣威公司”)破产清算。
 
  根据国电电力上述公告,宣威公司主营电力生产及销售,拥有6台30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宣威公司位于云南,其前身为云南省宣威发电厂,2000年改制为宣威公司并实施扩建工程。截至2019年9月30日,宣威公司资产总额23.88亿元,负债总额53.73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9.85亿元,资产负债率225.02%。
 
  事实上,在2019年,因资不抵债被破产清算的电厂并不是只有宣威公司一家。在2019年6月27日,大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大唐发电发布公告,控股子公司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唐连城发电”)以其无力支付到期款项约1644.34万元为由,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同样,大唐连城发电也是资不抵债。截至2019年5月31日,该公司资产总额约5.94亿元,负债总额约17.73亿元,资产负债率约298.5%,2019年累计净利润约-0.92亿元。
 
  这与煤炭行业去产能不无关系。
 
  记者了解到,从2016年起,煤炭行业开始去产能。根据《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煤炭行业化解淘汰过剩落后产能8亿吨/年左右。2019年初,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十三五”煤炭行业去产能的主要目标任务基本完成,下一步要继续在提升供给质量方面下功夫。
 
  在煤电行业浸淫多年的李华告诉记者,在煤炭去产能的效果逐步显现之后,火电行业去产能也是迫在眉睫。此前破产清算的电厂大都属于那些设备落后、亏损严重、资不抵债的企业。因此,这些企业被淘汰之后,对火电行业来说并非坏事,就像煤炭去产能的初期,虽有阵痛,但是实践证明,去产能之后更有利于煤炭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李华认为煤电企业的亏损呈现出周期性。2008年至2011年,煤电迎来历史上首次行业性亏损,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累计亏损高达921亿元。当时正值“煤炭黄金十年”期间,煤炭价高成为火电企业亏损的主因。随着“煤炭黄金十年”的结束,煤价回落,火电企业开始回暖,2015年五大发电集团火电利润高达882亿元。不过,一年之后,利润额就“腰斩”降至367亿元;2017年火电亏损达132亿元,行业亏损面在60%;2018年全国煤电企业仍有半数左右深陷亏损泥淖。
 
  能源消费结构生变
 
  除了煤炭价格影响了火电企业利润之外,清洁能源的崛起也是主因之一。
 
  “全球正处在能源生产与消费结构深度调整的攻坚期。就我国而言,在2018年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占比为59%,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已经达到14.3%。从电能结构看,2018年我国水、风、光和生物质发电装机已占到总装机的38.3%,发电量占比已达到26.7%;煤电装机占比为53%,发电量占比为63.7%。”陕煤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严广劳在陕煤集团2020年工作会上向记者表示,总的来看,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持续上升、煤炭消费和煤电发电量占比下降,已经成为一种不可扭转的趋势。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能源消费结构的变化在2019年已有先兆。在2019年下半年,由华能、大唐、华电、国电投和国家能源集团5家央企牵头,分别对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5个试点区域进行煤电资源整合。其整合目标是:力争到2021年末,试点区域煤电产能压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数明显上升,整体减亏超过50%,资产负债率明显下降。
 
  对此,严广劳认为,区域煤电去产能的大幕已经拉开,机组能效是否先进,能否实现超低排放,将会成为试点区域内所有煤电企业的生死考验;试点区域内电力央企的议价能力将显著增强,煤价承压或将加大。
 
  另一方面,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产通气也将影响到我国能源消费结构。2019年12月2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产通气。未来30年里俄方将向中方供应1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首期每年50亿立方米,初步计划2023年全线投产后,每年供应量为380亿立方米。这380亿立方米相当于中国2018年天然气消费总量的七分之一、中国2018年天然气生产总量的近四分之一。这将倒逼煤炭消费比重进一步走低。
 
  在煤炭消费比重走低的同时,清洁能源悄然崛起。“平价上网已经成为清洁能源发展的一种趋势。”钟宝申曾向记者透露,在内蒙古达拉特旗举行的太阳能招标中,已经出现了0.26元的中标电价,且在我国的多个省区,光伏发电的价格已经低于煤电。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我国已经有多个省份实现了以清洁能源为主力电源,而且已经制定出目标,在未来要实现100%的清洁能源使用目标。
 
  根据青海省人民政府发布的《青海省建设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工作方案(2018-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提出建设海南州、海西州两个千万千瓦级可再生能源基地。《方案》明确指出,围绕“使青海成为国家重要新型能源产业基地”,以新能源规模化开发为重点,以100%清洁能源使用为目标,以科技创新为支撑,以智能电网建设为保障,打造清洁能源建设、使用和输出全链条示范省。
 
  探索新出路
 
  火电长期以来都是煤炭的主要出路,即便是现在仍有超过2/3的煤炭是用于发电。如果火电市场份额逐步被清洁能源挤占或代替,煤炭的出路又在何方?
 
  随着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不断调整,非化石类能源消费比重会越来越大,作为传统能源的主要原料,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挂牌成立之后,一方面将会通过多渠道投资促进石油的勘探与开发,另一方面也会倒逼石油炼化向材料产业迈进。就天然气行业而言,随着天然气管网的平台化运行,非常规天然气产业将迎来新的发展高潮。”严广劳表示,未来煤基制材料经济性的严峻挑战和非常规天然气发展的利好,对煤炭产业的转型将带来新的思考。
 
  事实上,在煤炭行业,产业转型已经形成共识。“长期以来火电是煤炭的主要消费渠道,但火电被清洁能源逐步代替是大势所趋。”有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煤炭发展的未来在化工行业。
 
  陕煤集团榆林化学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会民向记者表示,我国的能源结构是“富煤、贫油、少气”,为了解决油气问题,煤炭被赋予了更多的使命,例如发展煤化工。
 
  王会民告诉记者,现代煤化工已经解决了高污染、高耗能且“嗜水如命”的问题。其中,在新《环保法》的重压之下,部分项目已经达到了零排放;至于煤化工需水量大的问题,也已经得到了解决。现在的煤化工企业往往依附煤矿而建,煤炭开采排出的水正好被煤化工企业通过处理之后达到循环利用。
 
  事实上,煤炭分质利用制化工新材料将打破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瓶颈,实现煤化工与石油化工既“错位”又“融合”,由常规大宗原料向生产新材料进一步转化。据了解,陕煤集团化工产业产量已经达到1770万吨,产品数量已经达几十种,未来有望超过100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电话

地址
河南省平顶山市市辖区神马大
道东段飞宇汽贸城南侧

电话

联系电话
0375-2608777